鸡西鑫长生智能安防监控公司欢迎您!

澳洲《协助和访问法》与监控型国家

作者:鑫长生智能安防 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14 19:20    浏览量:

  2018年末,伴随着澳大利亚联邦《2018年电信和其他法律修正(协助和访问)法案》(the Telecommunications and Other Legislation Amendment (Assistance and Access) Bill,下称“《协助和访问法》”)的出台,澳大利亚正式成为又一个“监控型国家”(Surveillance State)。  

  《协助和访问法》究竟说了什么?

  作为1997年澳洲《电信法》在数字时代的修改版,《协助和访问法》建立了执法部门、情报机关与私营机构之间的技术协助和信息共享机制。简言之,《协助和访问法》授权澳洲国家安全情报机构、联邦警察、犯罪调查委员会和国家警察机关,针对包括运营商、通讯设备供应商、终端设备厂商以及任何其他与通讯相关的服务、设备或软件提供者的所有通讯提供者,发出“技术协助通知”(TAN)、“技术能力通知”(TCN)以及“计算机访问令和协助令”(可以对企业和个人)。在接到上述通知和指令后,通讯提供者必须开展一系列活动,包括但不限于对特定通信进行解密处理;在网络中安装特定的软件;修改服务特征或替换服务;提供访问相关设施、仪器、装备、服务的协助;提供源代码、网络或服务设计方案、第三方提供商的有关情况、网络设备的配置和加密方案。

  《协助和访问法》的权力不限于澳大利亚境内。事实上,只要面向澳大利亚通信服务的组织或个人,无论其“公司、服务器、制造地点”是否位于澳大利亚,均属于其管辖范围。更令人心惊的是,该法设定了超乎寻常的保密义务。协助执法的私营部门,不能透露所收到的申请或通知的内容或细节,甚至于不能透露其接收到了通知或指令本身,否则相关责任人员将被处于高达5年的监禁。

  孟德斯鸠在《论法的精神》中警告人们:有权力的人使用权力将一直到遇到极限的地方才休止,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,这是万古不变的经验。秘密行事、管辖宽泛和权力大到可以设置系统“后门”(backdoors)的《协助和访问法》引发了普遍恐惧——它打开了“监控型国家”的潘多拉之盒。

  “监控型国家”的历史

  现代监控型国家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890年代美国政府对菲律宾的军事占领。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教授Christopher J. Coyne在《暴政归来》(Tyranny Comes Home)一书中指出:在誉为“美国军事情报之父”拉尔夫·范德曼(Ralph Van Deman)的领导下,美国占领者在菲律宾建立了一个当时最先进的监控机构,来压制反抗者和异见分子。1917年5月,范德曼开始执掌美国类似的监控设施——军事情报科(MIS),进而发展成美国国家安全局(NSA)。1955年,美国进一步发起了由美、英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五个英语国家组成的情报收集分析网络,这就是所谓的“五眼联盟”。据此,五国能够全球性地拦截交换电话网络、卫星通讯所传送的电话、传真、邮件和其他信息,并监控其内容。

  911事件发生后,美国的监控变本加厉。在袭击发生之后的2001年9月14日,美国总统乔治·布什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,此后,美国政府还提出了数个国家安全法案,包括《爱国者法案》、《精确法案》和《外国情报监控法案》,共同织就了一张巨大的情报监视网络。据隐私国际在2007年进行的一项涵盖47个国家的调研显示,美国位列第一,已经陷入监视型国家的真正危险中。但美国并未止步,2013年,曾供职于美国中央情报局(CIA)的技术分析员爱德华·斯诺登(Edward Snowden)曝光了棱镜计划。在这一长达七年的绝密电子监视中,被监控的对象包括任何在美国以外地区使用相关公司服务的客户,或是任何与国外人士通信的美国公民,被监控的数据包括电子邮件、视频和语音交谈、影片、照片、VIP交谈内容、档案传输、登录通知,以及社交网络细节等,可谓是大规模无差别的监控。“监控型国家”最终成型。

相关新闻推荐

座机:0467-2335165

手机: 18646777666

公司地址:鸡西市鸡冠区天元电子城 A01

鸡西鑫长生智能安防主要从事安全防范产品、销售代理、技术支持、 承接各类大小监控工程、电话程控工程, 为您提供鸡西监控、鸡西安防、鸡西监控器...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8鸡西鑫长生智能安防 提供 京ICP备14050478号-1